设为首页|网站地图

24小时新闻热线:028-85158585 违法和不良信息、虚假新闻举报:028-85327203

互联网搜索 本站搜索

QS世界大学排行榜:清华大学25名 北大41名

北京四中院首推律师调查令制度

  一是产能过剩矛盾大。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后,经济增速放缓,对能源的需求增速也相应放缓,加上煤炭项目审批建设周期长,原来安排的产能就超出了现有的和今后的需求,出现了产能过剩。节能减排、生态环保政策措施又进一步压低了对煤炭的需求,再加上新能源、清洁能源对煤炭产生替代效应,进口煤炭对国内煤炭产生挤出效应,使产能过剩的局面进一步加剧。二是采煤遗留问题大。经过长时期、大规模、超强度的煤炭开采,产生了很多生态环境问题,留下很多社会后遗症。三是环境保护压力大。煤炭除了是烟尘、硫化物、氮氧化物等污染物的主要排放源,还是二氧化碳的重要排放源。四是安全生产隐患大。煤炭生产是高危行业,安全生产压力巨大。事故防范难度很大。五是资源出让漏洞大。有些煤炭资源的初次配置和二次转让中,交易门槛、交易规则不固定,交易信息不公开;二次转让交易中,超额利润空间大。六是在行业管理上,行政化色彩浓重;在成本上,税费多、负担重;在销售体制上,政企不分、饱受诟病;在价格上,形成、传导机制不顺畅;在交易上,方式落后、中间环节多;在项目审批上,手续繁琐、缺少透明;在监管上,证照繁多、执法不严;在生态环保和民生改善上,历史欠账大、治理任务重。